希腊曾击落土耳其两架F-102后者却自称大胜终成北约内部笑柄

来源:原创/投稿/转载 发布时间:2021-05-09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

  原标题:希腊曾击落土耳其两架F-102,后者却自称大胜,终成北约内部笑柄

  1974年塞浦路斯战争,是一场历史罕见的北约国家之间内斗。在这场战争中,土耳其悍然入侵塞浦路斯,与驻扎当地的希腊军队发生激烈交火,希土两国空军也都卷入了战斗。

  有趣的是,当时两国空军战机系出同门,都装备有F-5“自由战士”和F-102“三角剑”战斗机。在7月21日的一场空战中,希腊两架F-5击落了两架土耳其空军F-102。但是土耳其讳败言胜,反称自己击落了两架希腊F-5战斗机,结果在北约内部成了笑柄。

  F-5和F-102都是美国在1950年代开发的战斗机,但是两款战斗机的设计定位截然不同。

  其中,F-5“自由战士”在1959年首飞,设计目的是作为一款低廉的出口战机,美国很多盟国都有装备,美国海空军仅以该机作为训练机。该机拥有不少改型,本篇所讲的主要是早期型号F-5A。F-5A在设计上一切从简,没有雷达和高级机载设备,但易操纵的机体、较好的机动性和实用的武器,让这款机型在国际上颇受欢迎。该机最大飞行速度为1.6马赫,内油航程为1400公里,爬升率为160米/秒,主要武器为2门20毫米机炮和2-4枚AIM-9“响尾蛇”红外跟踪导弹,也可携带火箭和炸弹进行对地攻击。

  F-102“三角剑”则是美国少见的无尾三角翼战斗机,并且是世界上最早在机体设计上应用面积率概念的战斗机。F-102在1953年首飞,产量约为1000架,主要装备给美国空军。该机被设计为一款全天候高速截击机,配备有当时先进的全天候空中截击系统,主要配备于北美和西欧的美国空军基地,用于拦截苏联的战略轰炸机。该机最大飞行速度为1.25马赫,内油航程2173公里,爬升率66米/秒,主要武器为AIM-4“猎鹰”空空导弹(分为红外跟踪和半主动雷达两种),也可携带70毫米的无制导对空火箭。值得一提的是,F-102还可携带AIM-26“核猎鹰”空空导弹,配有250吨TNT当量的核弹头。

  如果对比这两款战斗机,我们可以发现,F-5A虽然设计比较简单,没有高级机载设备,但空战能力实际上要胜过F-102。

  F-102设计时间较早,当时的超音速技术还不成熟,该机只是勉强超过了音速,仅能算作第一代超音速战机,而F-5却已经属于第二代超音速战机。F-102在空战中的唯一优点,就是大面积的三角翼有利于盘旋机动,但F-5通过边条翼设计也有效提升了盘旋能力,因此水平机动性并不弱于F-102。同时,F-5的速度和爬升率都远远超过F-102,因此飞行性能稳稳压过F-102“三角剑”一头。

  F-102还有一个极严重的缺陷,那就是没有机炮。在1950年代,美国空军一度盛行“机炮无用论”,包括F-102和F-4在内的新型战斗机都深受其害,结果在越南战争中尝到了苦果。F-102在越战初期曾参加过战斗,作为纯粹的截击机却没拿到一个空战战果,反而被越南的米格-21击落了一架(其他各种原因损失11架)。该机即不适合担任轰炸机的护航机,也不适合对地攻击,最后只好全部撤回国内。

  F-102“三角剑”服役以后,由于二代机的出现,该机迅速过时。美国又在F-102A基础上发展出F-106“三角标枪”,速度达到2.3马赫,这是一款真正的二代机,很快取代了F-102的位置。

  F-102在1960年代就开始从美国空军退役,其中部署于欧洲的一批F-102被转交给土耳其和希腊空军。土耳其在1968年接收了50架,希腊在1969年接收了24架。

  在更早的几年前,希腊和土耳其也分别进口了F-5A/B战斗机,其中希腊在1965年进口了55架F-A战斗机,土耳其则同一时期进口了75架F-5A、13架双座型的F-5B和20架侦察型RF-5A。

  也就是说,1974年塞浦路斯战争爆发时,希腊和土耳其的空军装备几乎一模一样,对彼此的战斗机性能非常熟悉。需要强调的是,由于财力不足,两国的这些战机所携带的空空导弹也是老掉牙的AIM-9B早期型“响尾蛇”和AIM-4“猎鹰”。

  关于1974年的空中战事,希腊空军退役准将托马斯·斯坎帕托尼曾经发表过回忆,当年他正是希土空战的参战者之一。

  土耳其入侵塞浦路斯前一两年,战争的阴影就已经笼罩爱琴海了。当时,塞浦路斯的希族和土族冲突极为激烈,希腊和土耳其也深度参与其中,均试图将塞浦路斯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。尽管这时的希腊和土耳其均属于北约组织框架下,但两国的关系早已经潜流涌动。

  但1974年7月20日战争爆发前,希腊和土耳其的战机在表面上仍维持着“友好”状态,甚至还互相访问对方的空军基地,作为北约国家之间的日常交流项目。

  当时的托马斯·斯坎帕托尼,作为希腊一名飞行员,在1974年4月曾访问土耳其班迪尔马空军基地(位于黑海海峡的马尔马拉海南岸),当时距离土耳其发动入侵不到4个月。此前数月,土耳其空军的F-5战斗机也访问过希腊。因此,托马斯·斯坎帕托尼并没有预判到几个月后就要与这些“北约盟友”打个你死我活。

  7月20日拂晓,土耳其以塞浦路斯军事政变(7月15日爆发,推翻了当时的总统)为借口,出动数千人部队突然在塞浦路斯北部登陆,土方宣称此举是为了“保护”当地土族人的安全。

  托马斯·斯坎帕托尼回忆道,当时的希腊军方对此完全没有任何准备,至少空军没有提前得到任何警报。当天,斯坎帕托尼本人还处于休假状态,战争爆发还是通过邻居提醒才知道的,这时候的希腊军政府已经开始战争总动员。斯坎帕托尼急忙驾车前往空军基地,但是道路十分堵塞,他花费了好长时间才赶到作战位置上。

  在空军基地内,斯坎帕托尼奉命穿上防荷服,听完简报后进入战机隐蔽所,坐进F-5战斗机内处于随时可出击的状态。但是7月20日当天,土耳其方面在爱琴海上空毫无动静。

  到了第二天,情况就发生了改变。7月21日凌晨,在希腊地面雷达的显示屏幕上,土耳其作战飞机的信号突然大规模出现。

  斯坎帕托尼和其他飞行员都坐在战斗机内,系好安全带,静静等待起飞命令。凌晨一点半左右,警报声响起,希腊空军指挥部发出起飞指令。斯坎帕托尼正是第一组起飞的。

  斯坎帕托尼的长机驾驶员是迪诺普洛斯中尉,他的年纪略大一些。斯坎帕托尼没有经过更多思考,直接启动了两台J85涡喷发动机,离开了掩体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迪诺普洛斯中尉的长机晚了一步。两人共同抵达起飞跑道时,迪诺普洛斯中尉用手势传达一个信息,意思是他的无线电通话器出了故障。迪诺普洛斯示意,让斯坎帕托尼首先起飞,然后他紧随其后,从长机改为僚机掩护斯坎帕托尼。

  按照迪诺普洛斯现在的情况,原本可以返回掩体,但两架F-5都坚持起飞作战。斯坎帕托尼后来回忆道,迪诺普洛斯的做法充分体现了高素质的训练水平和专业精神,并奠定了这场空战的胜利。

  升到空中后,两架F-5战斗机被命令将武器置于关闭状态,避免过早与土耳其人发生冲突。此时,希腊各地的防空部队高炮也都处于战备状态。按照命令,两架F-5战斗机采取空中拦截方式,寻找空中的土耳其飞机。

  斯坎帕托尼和迪诺普洛斯的双机,在佩利昂山雷达站的指示下,开始向爱琴海北部海域爬升,并且按照地面雷达指挥,不断改变路线和高度。斯坎帕托尼在前,迪诺普洛在后,迪诺普洛保持着比前者更高的高度,以确保看清斯坎帕托尼的动作和方向。

  经过多次改变高度和航向后,地面指挥员命令两架F-5将阿吉奥斯-埃弗拉蒂奥斯岛和林莫斯岛之间的区域作为目标点,并保持6000米的高度。当两架F-5还在继续爬升时,地面雷达发出警告,右侧20度方向出现目标,此时F-5战斗机的速度为650公里/小时,高度5400米。

  几乎就是斯坎帕托尼将注意力转向右前方时,几乎立刻就发现了两架土耳其F-102战斗机。这两架土耳其F-102正以编队方式向希腊F-5左方飞去!双方距离已经很近了。

  斯坎帕托尼发现目标后,立刻进行急转弯,试图以盘旋方式转到土耳其战机的后面。与此同时,土耳其F-102战斗机也发现了希腊的F-5,开始进行同样的盘旋动作。

  F-102转到斯坎帕托尼座机的8点钟方向时,斯坎帕托尼看到土耳其战机掉头朝向了土耳其领空方向,误以为对方准备返回基地。因此,斯坎帕托尼向地面雷达做了汇报,但事实却并非如此!

  土耳其F-102很快已经转到了斯坎帕托尼的6点钟方向,也就是他的正后方。斯坎帕托尼驾驶F-5,为了摆脱咬尾,启动了最大的加速度,拼命进行盘旋和转弯。由于动能不断减小,F-5的飞行速度也开始减小,高度也开始往下掉。斯坎帕托尼陷入了被动状态。

  经过连续四个急转弯后,斯坎帕托尼一度失去了对F-102的视觉接触,这让他十分慌张。他不断转过身寻找对手,试图找到追击的F-102。

  当斯坎帕托尼的F-5战斗机高度降到3000米时,他突然发现海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水柱。随后,海面还出现了明显的油迹。这意味着什么情况?斯坎帕托尼很快明白了!他急忙去寻找僚机,并向地面雷达确认迪诺普洛斯的位置,但没有得到任何具体的答复。

  斯坎帕托尼的战机很快被命令返回机场,当他的F-5在跑道着陆时,迪诺普洛斯的座机也刚好飞过跑道。两名飞行员从战机上下来后,立刻被一群人围了上来,但一辆吉普车很快将两人带走。过了一会儿,斯坎帕托尼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原来,迪诺普洛斯作为僚机,远远跟在斯坎帕托尼后面,两架土耳其F-102没有发现他。结果,斯坎帕托尼的F-5与两架F-102表演“空中芭蕾”的时候,迪诺普洛斯目击到了F-102长机发射了一枚AIM-4“猎鹰”导弹。幸运的是,“猎鹰”导弹根本没有击中,斯坎帕托尼甚至没有发觉。

  AIM-4“猎鹰”属于第一代空空导弹,发射离轴角非常小。当时,F-5和F-102都处于螺旋式向下盘旋的过程,无法满足“猎鹰”的发射要求。这时候,土耳其战斗机麻痹大意,未能发现迪诺普洛斯的F-5已经偷偷咬住了它们。

  当时,希腊的F-5战斗机配备的是AIM-9B“响尾蛇”导弹,也属于过时的第一代空空导弹。由于F-5A战斗机没有雷达,因此飞行员需要通过红外导引头的警报声音,来判断发射时机。当警报声非常强烈时,就可以发射“响尾蛇”导弹了。

  AIM-9B空空导弹的发射离轴角同样非常小,而且理想发射距离只有800米,迪诺普洛斯耐心等待全部参数符合要求后,才按下了发射开关。但是,第一枚“响尾蛇”预热时间不足,没能捕捉到目标。F-5迅速又发射了第二枚“响尾蛇”,准确击中了F-102的尾喷口。

  由于F-5距离敌机太近,迪诺普洛斯不得不拼命做出急转弯,以躲开土耳其战斗机的碎片。土耳其的F-102长机一头掉进了爱琴海,现场没有观察到降落伞,表明土耳其飞行员未能成功弹射出来。

  当天(7月21日)晚上,希腊两名参战飞行员听到了土耳其电视台的报道,土方宣称“两架土耳其战斗机击落了两架希腊战斗机”。对这个大言不惭的报道,希腊政府当时即没有证实,也没有否认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后,希腊方面才了解到第二架土耳其F-102的下场。这位土耳其飞行员看到长机被击落后,惊慌失措,以为希腊战斗机一直在他身后(实际早已脱离)。这架F-102拼命打开发动机加力燃烧室,进行一连串的大过载机动动作,毫无必要地耗尽了燃料,最后紧急迫降在土耳其境内公路上。不幸的是,这架F-102在迫降时被撞毁,飞行员送到医院后重伤死亡。

  斯坎帕托尼后来又了解到,被击落的土耳其飞行员级别相当高,长机是一名中校,僚机是一名少校,结果在希腊一名中尉手下命丧黄泉。

  此后,希腊战斗机很快又恢复了在爱琴海上的巡逻,而土耳其战机却再也不敢进入爱琴海。土耳其入侵塞浦路斯的战争,持续到了8月18日,最终土耳其强占了近半个塞浦路斯。但是整个战争期间,土耳其空军在爱琴海上空却被希腊空军牢牢压制。

  很多年后,斯坎帕托尼作为北约成员国飞行员,被安排在意大利那不勒斯服役。在当地,一名土耳其飞行员和他攀谈时,谈到了1974年的这场空战。土耳其飞行员为了吹嘘本国的空军能力,又说起了“土耳其F-102击落了两架希腊F-5”。

  斯坎帕托尼对他的回应是:“你看我长的像僵尸吗?”并直接说出自己就是两架F-5的飞行员之一。土耳其飞行员的脸迅速变了颜色,斯坎帕托尼回忆道——“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他更尴尬的人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• 热点图集

  • 推荐主题

  • 推荐图集


关于我们 | 公司文化 | 广告服务 | 法律声明 | 人才加聘 | 站点地图 | 联系我们 -
客服邮箱: 人美食品尝团:
商家入驻、投稿、广告等请联系站长邮箱
版权所有:南京美食网 (2019-2024)